标签归档:回忆

[网摘]祖父的美丽心灵|文/榆木榆木

祖父种了很多花草,院子里开满了黄的白的红的郁金香,不远处就是一条小溪。 有时候我们几个晚辈在里面嬉闹徜徉,有时候跑到楼上吃甜食发呆,那时候楼上的房间还没完全搭建起来,里面没有窗,很通透,外面没有人和车,很清静。远远的望过去,只有一排排青翠的树木在风中摇曳。 我做过很多梦,各种各样奇怪的梦,但倘若祖父恰巧出现在我的梦里,…

网摘。落入凡间的小天使——写给满14岁的女儿 | 映山红

03年9月28日这一天晴空万里,祥云笼罩大地,孔子的诞生日。在湖北一个农场医院,一个重六斤长50厘米的小天使-我的女儿降生了。那天离国庆还有三天,你感应到LI爸爸已经坐上从深圳开往武汉的火车,就在当晚你开始挥舞着小拳头,让我有见红的反映,妈妈27日上午住到医院。 外婆帮你做了一个小碎花桃红的棉绸的小包被。待医生把稚嫩的…

网摘。吃海带的故事 | 沙仑

就在昨天,我收到朋友从山东威海寄过来的一大包海带。朋友反复叮嘱:干海带千万别洗,隔水蒸熟,再用凉水泡,泡发后再烧着吃,炖排骨也行,凉拌也行。 我还是第一回听说这种处理海带的法子。禁不住想起一些吃海带的往事来。 大约在我上小学那会儿,海带这种物品悄然溜进我们的小山村,不少人赶新鲜买来一捆捆乌青色上面还渗着白色盐末子的湿海…

兑泽: 人心中要有自己的早晨

有一年冬天,我在戈壁滩的一个小镇上班,风成日成夜的刮着,总觉得在风里有个女人在哭,纷纷扬扬的雪不知年月的下着,我们几个年轻姑娘成日在基地的院子里出出进进,四周很寂静,远远近近听不见说话的声音,走路的声音也听不见 ,每棵树都睡着了,叶子在秋天都死完了,更不用说花草了,早早的消失了。 我没事总端着一盆兰花在转悠,在一个风高…

文摘:忆外婆 | 青年再回首,曾年少无知 | 江泽涵

记不清楚是哪一年了,总之我才几岁大。在一条老巷连溪坑的过道上,流转着绵长的老生腔。奶奶牵着我踌躇:“见了外婆,你一定要喊她,记着啊!”我有个坏毛病,爷爷奶奶之外的人,任是谁也不会喊,也许是我在襁褓时就由他俩抚养的缘故。 黄漆木门敞开,沙发上坐了个老太,瞪大眼睛听唱片。我不禁傻眼,我从未见过那么大块头的人,那肚子快能给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