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摘]祖父的美丽心灵|文/榆木榆木

祖父种了很多花草,院子里开满了黄的白的红的郁金香,不远处就是一条小溪。 有时候我们几个晚辈在里面嬉闹徜徉,有时候跑到楼上吃甜食发呆,那时候楼上的房间还没完全搭建起来,里面没有窗,很通透,外面没有人和车…

网摘。吃海带的故事 | 沙仑

就在昨天,我收到朋友从山东威海寄过来的一大包海带。朋友反复叮嘱:干海带千万别洗,隔水蒸熟,再用凉水泡,泡发后再烧着吃,炖排骨也行,凉拌也行。 我还是第一回听说这种处理海带的法子。禁不住想起一些吃海带的…

兑泽: 人心中要有自己的早晨

有一年冬天,我在戈壁滩的一个小镇上班,风成日成夜的刮着,总觉得在风里有个女人在哭,纷纷扬扬的雪不知年月的下着,我们几个年轻姑娘成日在基地的院子里出出进进,四周很寂静,远远近近听不见说话的声音,走路的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