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帝国:一部资本主义全球史(以棉花工业历史描述资本主义全球化进程,颠覆“自由资本主义”神话)

棉花帝国:一部资本主义全球史(Empire of Cotton: A Global History)
棉花帝国:一部资本主义全球史(Empire of Cotton: A Global History)

本书通过三段资本主义发展史,以全球史观将棉花产业和殖民侵略、黑奴贸易、种植园经济、工业革命结合起来,展示了资本主义全球化过程中的利益争夺。

最近“新疆棉花争议事件[1]”持续发酵,起因是2021年3月24日瑞典著名时装公司H&M(海恩斯莫里斯服饰)因中国被指控强迫维吾尔人劳动而于2020年9月发布的一份“不与位于新疆的任何服装制造工厂合作,也不从该地区采购产品或原材料”声明所引起的一连串争议事件。

事后特意留意了下股市:

2021年3月24日,H&M、阿迪达斯、耐克等股票分别下跌5.30%、3.45%、2.89%。

2021年3月25日,安踏发布声明退出(BCI)。以致今日港股体育股价大涨8.4%。A股方面,而*ST拉夏、美邦服饰、搜于特、日播时尚等涨停,浪莎股份、海澜之家、七匹狼等随即跟涨。新赛股份、新农开发这两只新疆棉花概念股均收获涨停板。

还有其他有意思的点:

“无印良品求生欲”于3月24日登上新浪微博热搜榜。

3月25日,斯凯奇品牌在中国大陆网络上引发热烈讨论,并登上微博热搜。

在大量网友抵制耐克的同时,耐克在得物平台的交易量不降反增。

3月26日,两名居住在重庆的维吾尔族女生在重庆H&M专门店门口大跳新疆哈萨克族舞蹈,还给路人送新疆棉花,在微博、抖音、快手等社交媒体上引起极大回响。

还有就是我想说的:

TMD,“端起碗来吃饭,丢下碗骂娘”的事不是一次两次了,“一边吃着中国的饭,一边砸着中国的碗”!

关键的关键是这TMD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我在新疆呆了16年,亲身经历了很多事,很多外媒BB的事都是子虚乌有,故意抹黑……

相信有很多朋友对新疆的了解并不多,印象中也许还停留着哈密瓜、葡萄干、香梨、大枣的瓜果甜蜜,天池的水怪、雪莲的俊美、南疆的遥远(其实还有个东疆)和边陲的寂寞,一定会有“早穿皮袄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因为这是书本上说的(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

不到新疆,不知中国之大。没到新疆的人,会觉得这句话有些浮夸。新疆的美,大气中透着灵动。延绵千里的天山,孕育着天山南北。沉淀千万年的赛里木,被称为“大西洋的最后一滴眼泪”。

胡杨“生而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朽”的气节,令人钦佩;塔克拉玛干“长河落日圆,大漠孤烟直”的苍凉,令人神往。

雪山、草原、戈壁、沙漠、湖水、峡谷……新疆的美,灿若繁星,不可胜数。而新疆最美的,还是这里的人。

风景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还有更多新疆的美等着你去发现……

回正题,刚好借着当前棉花事件,推荐一本书《棉花帝国:一部资本主义全球史》以棉花工业历史描述资本主义全球化进程,颠覆“自由资本主义”神话。

表面是棉花,背后是经济。抹黑中国,为何刚好就挑着棉花来事?通过这本书来了解一下资本主义的发家史,看看“双标”的他们……

2020年,中国最大的产棉区新疆的棉花年产量达516.1万吨,占全国棉花产量的比重为87.3%,是当地的支柱产业之一。新疆通过科技兴棉等手段,不断提升棉花生产效率和产业竞争力,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机采率一般达到90%左右。如今,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一大棉花生产和消费国。

通过棉花产业的全球史,我们可以清楚看到,英帝国是如何崛起的,欧洲各国是如何步步紧跟的,美国是如何摆脱英国走上现代强国之路的,中国、印度是如何被卷入而成为强国附庸的,所有这些变化都与棉花产业有不可分割的联系。

棉花帝国:一部资本主义全球史

《棉花帝国》时间跨度上千年,主要集中在17至20世纪之间的三百年,空间覆盖则将除南北两极之外的主要大陆和海洋包括在内;内容上,除了棉花种植、棉纺工业和棉产品市场的世界历史之外,本书也覆盖了不同阶段的资本主义体系的建构与运作;除此之外,作者当然没有忽略被卷入到不同“棉花帝国”网络中的参与者——包括被贩卖到美洲的非洲奴隶、被强行驱逐离开家园的土著印第安人、武装押运奴隶的远洋贸易商、加勒比海地区和美国南方的种植园主、英国工业革命的发明家、欧洲棉纺厂的厂主与工人、棉花交易市场的金融投机家、殖民主义国家的官僚、全球南方(Global South)的贫苦棉农和当地的“民族资本家”等。在近代资本主义发展史中,只有棉织品才是真正全球性的商品,调动了全世界的资本、土地资源和劳动力。可以说,棉花产业塑造了现代工业。作者斯文·贝克特将棉花产业的历史与近代资本主义的发展史结合梳理,刻绘了资本主义在原始积累过程中的侵略和压迫,以及帝国主义对全球政治经济秩序的操控。

作者斯文·贝克特在马克思主义提出的“工业资本主义”之外,又将从15世纪末地理大发现到18世纪后期棉纺技术革命这段充满掠夺和罪恶的历史称为“战争资本主义”时期,将19世纪后期美国内战到20世纪中叶亚非拉民族解放运动的兴起这段历史称为“全球资本主义”时期。

战争资本主义创造了第一个“棉花帝国”,棉花资本主义的发展反过来又促进了“棉花帝国”中各个部分的发展,从而建立起第二、第三个“棉花帝国”。三段资本主义发展史与三种不同形式的“棉花帝国”相对应。

它们有共同的本质特征,即对暴力的使用、对外部领土资源的占有、对不同空间的劳动力队伍的重组、跨国网络的建设以及资本势力与“国家”的结盟。

本书通过这三段资本主义发展史,以全球史观将棉花产业和殖民侵略、黑奴贸易、种植园经济、工业革命结合起来,展示了资本主义全球化过程中的利益争夺。

 作者介绍 

斯文•贝克特(Sven Beckert)是哈佛大学的美国历史莱尔德•贝尔教授。教授现代资本主义政治经济、美国资本主义历史、镀金时代美国史、劳工历史、全球资本主义课程。

贝克特还是哈佛大学资本主义研究项目的联合主席,也是韦瑟黑德全球史计划的联合主席。贝克特写作范围广泛,涉及资本主义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历史。他是美国学术协会理事会会员,约翰•西蒙古根海姆纪念基金会的研究员。

参考文献

[1] https://zh.wikipedia.org/wiki/2021年新疆棉花争议事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