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精选短文

《分手唯一的真相》陆琪

当一个人要离开你的时候,他说的任何理由都是谎言。 前几天去做电视节目,有个男人一直向女孩逼婚,而女孩因为年纪小而不愿意答应,两人几乎要闹到分手。最后在我和主持人的劝说下,女孩终于答应结婚,喜笑颜开地等着男人求婚。 可意外却发生了,那男人居然当场反口,从逼婚转而要分手。为什么逼婚成功了反而要分手呢?我一再逼问他,终于问出…

[短篇]《儿时的事》季羡林

我的家乡山东清平县(现归临清市)是山东有名的贫困地区。我们家是一个破落的农户。祖父母早亡,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祖父之爱我是一点也没有尝到过的。他们留下了三个儿子,我父亲行大(在大排行中行七)。两个叔父,最小的一个无父无母,送了人,改姓刁。剩下的两个,上无怙恃,孤苦伶仃,寄人篱下,其困难情景是难以言说的。恐怕哪一天也没有…

[精选]成功只有一条路可走|严歌苓

我出生在一个书香家庭。父亲虽是作家,但他很少用自己的文学理念影响我。在我的生活学习中,父亲就是一个很客观的教师,是我一生中最好的文学伴侣,最好的交流文学的朋友。 父亲常与我沟通他最近读的好书,也会建议我去读。每天早上不管多忙,我都要拿出一小时与父亲喝咖啡,然后谈一谈我最近写的文字,他看完以后会提很多建议。 小时候,我是…

陈美琪:你是最美的一道风景

旅行,是浓缩的人生。最妙的,在一段长途旅行之后,通常你的记忆里会自行筛去那些平淡无奇无聊的时光;剩下的一些粗颗粒,有时是宝石,熠熠生辉,有时也会是一块尖利的石渣,因为划伤过你的手指而让你印象深刻。途中你并不知道会碰到什么,那些人,那些际遇,无论好的坏的,都让人充满期待。这便是根植于身体骨血中,时刻催促我前行的力量。 布…

短篇。狗的自述 | 马克 · 吐温

我的父亲是个“圣伯尔纳种”,我的母亲是个“柯利种”,可是我是个“长老会教友”。我母亲是这样给我说的。这些微妙的区别我自己并不知道。在我看起来,这些名称都不过是些派头十足可是毫无意义的字眼。我母亲很爱这一套。她喜欢说这些,还喜欢看看别的狗显出惊讶和忌妒的神气,好像在惊讶她为什么受过这么多教育似的。 可是这其实并不是什么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