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精选短文

[短篇]《儿时的事》季羡林

我的家乡山东清平县(现归临清市)是山东有名的贫困地区。我们家是一个破落的农户。祖父母早亡,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祖父之爱我是一点也没有尝到过的。他们留下了三个儿子,我父亲行大(在大排行中行七)。两个…

Posted in 精选短文

陈美琪:你是最美的一道风景

旅行,是浓缩的人生。最妙的,在一段长途旅行之后,通常你的记忆里会自行筛去那些平淡无奇无聊的时光;剩下的一些粗颗粒,有时是宝石,熠熠生辉,有时也会是一块尖利的石渣,因为划伤过你的手指而让你印象深刻。…

Posted in 精选短文

短篇。狗的自述 | 马克 · 吐温

我的父亲是个“圣伯尔纳种”,我的母亲是个“柯利种”,可是我是个“长老会教友”。我母亲是这样给我说的。这些微妙的区别我自己并不知道。在我看起来,这些名称都不过是些派头十足可是毫无意义的字眼。我母亲很…

Posted in 精选短文

王小波:积极的结论

我小的时候,有一段很特别的时期。有一天,我父亲对我姥姥说,一亩地里能打三十万斤粮食,而我的外祖母一位农村来的老太大,跳着小脚叫了起来:“杀了俺俺也不信。”她还算了一本细帐,说一亩地上堆三十万斤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