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东京梦华录》追述北宋都城东京开封府城市风貌 | 孟元老

仆从先人①宦游南北,崇宁癸未②到京师,卜居于州西金梁桥西夹道之南。渐次长立,正当辇毂之下。太平日久,人物繁阜,垂髫之童,但习鼓舞;班白之老,不识干戈。时节相次,各有观赏。灯宵月夕,雪际花时,乞巧登高,教池游苑③。

举目则青楼画阁,绣户珠帘,雕车竞驻于天街,宝马争驰于御路,金翠耀目,罗绮飘香。新声巧笑于柳陌花衢,按管调弦于茶坊酒肆。八荒争凑,万国咸通。集四海之珍奇,皆归市易;会寰区之异味,悉在庖厨。花光满路,何限春游;箫鼓喧空,几家夜宴。伎巧则惊人耳目,侈奢则长人精神。瞻天表则元夕教池,拜郊孟亭。频观公主下降,皇子纳妃。修造则创建明堂④,冶铸则立成鼎鼐⑤。观妓籍则府曹衙罢,内省宴回;看变化则举子唱名,武人换授。

仆数十年烂赏叠游,莫知厌足。一旦兵火,靖康丙午⑥之明年,出京南来,避地江左⑦,情绪牢落,渐入桑榆。暗想当年,节物风流,人情和美,但成怅恨。近与亲戚会面,谈及曩昔,后生往往妄生不然。仆恐浸久,论其风俗者,失于事实,诚为可惜。

谨省记编次成集,庶几开卷得睹当时之盛。古人有梦游华胥之国⑧,其乐无涯者,仆今追念,回首怅然,岂非华胥之梦觉哉!目之曰《梦华录》。然以京师之浩穰,及有未尝经从处,得之于人,不无遗阙。倘遇乡党宿德,补缀周备,不胜幸甚。

此录语言鄙俚,不以文饰者,盖欲上下通晓尔,观者幸详焉。绍兴丁卯岁除日⑨,幽兰居士孟元老序。

[注释]

①先人:作者称呼自己已经去世的父亲。

②崇宁癸未:即宋徽宗崇宁二年(1103年)。

③教池游苑:“池”指汴京城金明池,“苑”指琼林苑。教池,指在金明池进行的禁军操练;游苑,指皇帝到琼林苑游幸。这些活动,见书中卷之七“三月一日开金明池琼林苑”至“池苑内纵人关扑游戏”各节。

④明堂:古代帝王宣明政教的地方,凡朝会、祭祀、庆赏、选士、任命等重大朝政活动,都在这里举行。明堂的产生由来已久,相传黄帝时就已建造明堂。郑樵《通志》卷四十二“明堂”一节记云:“黄帝祀上帝于明堂,或谓之合宫。……夏后氏曰世室,商人曰重屋,周人曰明堂,其制度详于《礼经》。”汉至六朝历代都曾建造明堂,规制各有不同。《木兰诗》云“归来见天子,天子坐明堂”,反映出北朝时有明堂。唐代武则天时曾在东都洛阳建造明堂,唐玄宗李隆基予以拆毁,后来未再建明堂。北宋时宫殿规制逐渐完备,古代明堂已被宫中的正殿代替。本卷“大内”一节云“左掖门里乃明堂”,但这个明堂仅为象征形式的虚设,实际上朝会等活动都在大庆殿进行。这里所说的“明堂”当是指汴京皇城中的大庆殿。参见本卷“大内”一节和卷之十“车驾宿大庆殿”一节。

⑤鼎鼐:鼎在古代最初是烹饪之器。相传夏禹收九州之金铸成九鼎,后来九鼎成为传国的重器。鼐是大鼎。这里所谓鼎鼐指宋徽宗时铸造成的九鼎。

⑥靖康丙午:即宋钦宗靖康元年(1126年)。

⑦江左:长江下游以东地区。即今江苏省一带。古代人以东为左,以西为右,故江东称江左,江西称江右。

⑧华胥之国:古代寓言中的理想国。《列子·黄帝》篇中记云:“(黄帝)昼寝而梦,游于华胥氏之国……其国无帅长,自然而已;其民无嗜欲,自然而已;不知乐生,不知恶死,故无夭殇;不知亲己,不知疏物,故无爱憎;不知背逆,不知向顺,故无利害。”后世就把梦入华胥之国作为一个典故,称曰“华胥之梦”。

⑨“绍兴”句:绍兴丁卯,即宋高宗绍兴十七年(1147年)。这一年的夏历除夕日为十二月二十九日,即1148年1月22日。

[译文]

我小时候跟着在外地做官的父亲周游于南北各地,于徽宗崇宁二年(1103年)到了京都,住在汴京旧城城西金梁桥西边夹道的南侧。我逐渐长大成人,正赶上生活在天子脚下。太平盛世很长时间了,京城里人口密集,物业繁华。垂着童发的小孩儿,只知道玩耍;两鬓花白的老人,没有经历过战争。

随着岁月的年节一次次地经过,我得以观赏到各种好景。华灯齐放的良宵,月光皎洁的夜晚,瑞雪飘飞之际,百花盛开之时,或者是七夕的乞巧,或者是重九的登高,或者是金明池的禁军操练,或者是琼林苑的皇上游幸,放眼所见,到处是青楼画阁,绣户珠帘。雕饰华丽的轿车争相停靠在大街旁,名贵矫健的宝马纵情奔驰在御街上,镶金叠翠耀人眼目,罗袖绮裳飘送芳香。新歌的旋律与美人的笑语,回荡在柳荫道上与花街巷口;箫管之音与琴弦之调,弹奏于茶坊雅聚与酒楼盛宴。全国各州郡之人都往京都汇集,世界各国的使者都和宋朝往来。

调集了四海的珍品奇货,都到京城的集市上进行贸易;荟萃齐九州的美味佳肴,都在京城的宴席上供人享受。花光铺满道路,不阻止任何百姓乘兴春游;音乐震荡长空,又见有几家豪门正开夜宴。奇技巧术的表演使人耳目一新,奢侈享受的生活使人心情放荡。

在元宵节观灯、金明池观射、郊坛祭天时,能够观瞻到皇上天颜。而且还能经常看到公主出嫁、皇子纳妃的盛大典礼。皇宫的重要建筑成就是创建了大庆殿,重要的冶铸伟绩是制成了九鼎。

在开封府放衙、内侍省宴后,还可以看到京城里的名妓,从她们的服饰就可以看出她们来自哪家。在科举殿试放榜之后、武将被授予新衔之时,就可以知道朝廷将增哪些新贵及他们的新官职了。

我在几十年当中沉醉于观赏盛典,迷恋于游玩胜地,从来没有感到厌倦和满足。不料忽然间战火燃起,宋钦宗靖康元年的第二年,我离开汴京来到了南方,因躲避战乱而住在江左,情绪郁闷而低落,年岁又逐渐进入老年晚景。暗想当年在汴京城里的生活,每逢佳节时的人物风流倜傥,人情和顺畅美,都已化为惆怅和隐恨。

最近同亲戚会面的时候,谈到往昔汴京城里的繁华景象,年轻后生们总是妄加非议。我担心时间长久之后,再谈起那时的风俗与景观,更会失去历史的真实,那就太可惜了。

因此,我非常慎重地把我的记忆写下来,编成一集,这可能会使今后的人们打开此书就能够想见当年的盛况。

古代传说有梦游华胥之国、其乐无涯的典故,我如今追思往事,回忆起来怅然伤怀,这难道不是和华胥之梦刚刚醒来时的情形一样吗?因此我把我所撰作的这本书命名为《梦华录》。但是,汴京城毕竟太大太繁华了,对于那些我没有亲身经历的事件或者没有亲自去过的地方,靠听别人讲述来记录,这就难免有遗漏或欠缺。如果遇着故乡的朋友或德高望重的前辈,对此书予以补充使它更加完备,那真是不胜欣慰。

这本《梦华录》语言通俗浅显,不刻意进行雕琢与修饰,这只是想使文人学士和普通百姓都能看懂而已,请读者理解这一点。

宋高宗绍兴十七年(1147年),岁在丁卯,大年除夕之日,幽兰居士孟元老序。

(宋)孟元老 / 中国画报出版社 / 2013-7

《东京梦华录》是宋代孟元老的笔记体散记文,是一本追述北宋都城东京开封府城市风貌的著作。内容所记大多是宋徽宗崇宁到宣和年间北宋都城东京开封的情况,为我们描绘了这一历史时期居住在东京的上至王公贵族、下及庶民百姓的日常生活情景,是研究北宋都市社会生活、经济文化的一部极其重要的历史文献内容,最能体现古代京城社会生活面貌。

《东京梦华录》多记崇宁以后所见,时方以逸豫临下,故若彩山灯火,水殿争标,宝津男女诸戏,走马角射,及天宁节女队归骑,年少争迎,虽事隔前载,犹令人想见其盛。至如都人探春,游娱池苑,京瓦奏技,茶酒坊肆,晓贩夜市,交易琐细,率皆依准方俗,尢强藻润,自能详不尽杂,质不坠俚,可谓善记风土者。

下载 & 购买

直接下载 支持正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