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让人坐立难安的猫鼠游戏,不容亵渎的正义誓言

奥斯陆连续出现了几起警察被杀案,每一名遇害警察死亡的地点和日期,过去都曾发生过命案,且至今未破,而死者都是当初负责侦办那些悬案的成员。为破此案成立的四人小组是我们一路追着“哈利·霍勒警探”系列小说看下来已经非常熟悉的人物,独缺男主角哈利。

哈利到底有没有死?在《警察》的上一部《幽灵》结尾时我虽然坚信哈利不会这么轻易死去,但他那个状态感觉能救回来只会是奇迹。所以在《警察》里,哈利只是一个亡灵的存在吗?不过既然是“哈利·霍勒警探”系列小说,书阅至四分之一处,感谢卡翠娜帮我们把宣告死亡的人从坟墓里挖出来,再次和读者一起面对这桩扑朔迷离的杀手连环案。

这一连串死亡案件有着许多明显的共同点显然不是巧合,哈利破案小组在追踪多重线索之后,将此案凶手命名为“警察凶手”。

尤·奈斯博真是好本事,他对于场景的细节描写简直出神入化,细腻入微,很容易让读者身临其境;而他的写作手法总是几条线索同时铺开,让文字在读者大脑里自行演变成一个个逼真的场景。似乎每个章节的结束都是一个命悬一线、让人惊魂的场面,但此时往往文字戛然而止,让人好想跳过下个章节直接看看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可惜要命的是,下一个章节展开的恰是前一个让人紧张困惑的场景。他就像一个撩拨高手,撩起了你各种欲望却不立刻给与满足,真真是吊足了读者胃口。于是,读者头脑就这样在各种线索中紧张地穿梭者,迷惘着,担忧着,害怕着,恐惧症,希望着。。。。。。仿佛被施魔法一般被困在尤·奈斯博的文字迷宫里。

除去这些在尤·奈斯博每部小说里都会让人紧张得透不过气来的高超情节和场景描写技巧外,在《警察》一书中,反复强调和重点探讨的是杀手的杀人动机。

人为什么要杀人?“对拥有正常情感反应。懂得理性思考的人来说,杀人所必须付出的心理代价非常高,因此背后一定有一个强有力的杀人动机。找到动机,就等于找到凶手”。这是哈利在警察学院里授课时所讲述的理论,也是他在破案小组里用来启发其他小组成员的思路。凡事自有因果,“谁会想杀害没有未能破案的警察?”

动机,它既是罪犯的起步,也是警察开启命门的钥匙。既然原本是平等的人与人,为什么在一些不为人知的动机出现后就让人与人变成了罪犯与警察的对立?

一旦走在对立面,抓住罪犯就成为警察的职责。罪犯和警察就像汤姆和杰瑞一样,之所以不说猫和老鼠,实在是因为代表老鼠的罪犯太机智了。其实智商高低无所谓正义与否,不是说你站在所谓正义的一边你就一定能在超高智商上一站到底。所谓的警察也不是高大上没有一点龌龊的思想与缺点。哈利,他也有很多弱点,他有过酗酒史,随时游走在各种法戒与道德边缘,甚至也会同样被女色诱惑,不能自已。他很高,但绝不是高大全的高;虽然他依旧是英雄,依旧是头脑和思维敏捷的连环杀手案终结者,但在这部小说里他更加彻底地成为非正统派男主。所谓的罪犯,也不是从一开始就满腹作恶杀人的念头,他虽因某个动机而成为杀手,但在现实生活里,他似乎仍是名人蓄无害的一个优秀的职业者。这是《警察》以探讨动机为主题之外,对人物刻画描写更立体化更矛盾对立化的另一个重要特点。

想起以前看过的一部美国很搞笑的电影叫《小鬼当街》。9月大的婴儿比克聪明过人,不但将三个抢劫犯玩得团团转,还顺利从贼窝里逃了出来。比克给警察留下的线索就是保姆给他讲述的一本故事书。对于比克来讲,他并没有被绑架的惊恐与逃脱的自觉,他按照潜意识安排自己的行走轨迹其实就是一种最原始的行为动机。警察抓住了这条线索就找到了绑匪。当然这是部喜剧,以搞笑为噱头。但它明确地提示了一点—-动机是原点,你必须要由此走进罪犯的思路里,才能抵达罪犯的下一站。

罪犯杀了人,警察需要破案?如何破解?动机何在?哈利并非神人,但他能具备破案专长就在于他能够敏锐地抓住罪犯的动机。 “发现动机,然后从有光的地方开始找寻”。人们也许总是在转瞬即逝的灵光一闪中有片刻精神专注。仿佛有什么关联的东西就像埋在脑海里的一根上帝的启示。我们无法为之给出一个确切的名字或定义,但正是这种灵光让人有了天才与凡人的区别。这个想法不像是灵光乍现,更像是走岔的思绪。捕捉灵感就是聆听那些熟悉的让人已经听不见的噪声。每当这样的时刻,哈利闭上眼睛,集中精神,摒除杂念,聆听自己的所有感官,开始搜寻。他知道这波思绪就像一场梦,他必须动作快,否则机会稍纵即逝。他慢慢潜入在内,宛如拿着手电筒潜入深海的潜水员,在潜意识的黑暗中摸索。有时他能感觉到它的存在,有时它从他的指缝间流过。哈利并非三头六臂,他能多次破案,只因为他会潜心接近对方,感知对方,聆听每件事情的回响,找到有光的地方。

《警察》里,破案小组最终得出罪犯最强有力的动机,那就是这个罪犯曾经失去过挚爱。有人夺走了他的挚爱,他也要夺走被害人的最爱,可能是他们的生命,也可能是他们最宝贵的东西。这个罪犯是个爱的复仇者,他所有恨意的来源都是爱,爱的有多切,恨得就有多深。追寻这条线索,终于抓住凶手,终结了这场人心惶惶的警察与警察杀手的对决。

尤·奈斯博在《警察》一书里埋了很多线索,他将每一条线索都写得引人入胜,悬念百出,最后却往往给你一个出其不意的答案,让你松一口气的同时另一口气又提了起来。但是这些有用的没用的,有关的没关的甚至带有误导性的线索过多的话,难免会打击读者探案的积极性并产生心理疲劳。比如当又有一个被烧成黑炭身份不明的小女孩儿尸体被发现用自行车锁链锁在酒吧时,联系之前出现过的种种铺叙描写, 读者正毛骨悚然之际,尤·奈斯博笔锋一转,刚理清好的推测判断又有了走上歧路的困惑。单独来看这样一本小说总觉得有太多悬而未决的人物和线索,杂乱而繁琐。考虑这是“哈利·霍勒警探”系列小说,它们用处应该是为下一部小说做了极好的铺垫。

最后抄一句书里我很喜欢的一个比喻—-“全挪威警察的手枪都必须回收进行弹道检查,而他将像是拿着玻璃鞋寻找灰姑娘的王子,首先呈上他的手枪接受检查。”哈利其实是个拿着玫瑰等待爱人的野兽王子,只差一个动机,他也会变身为爱的复仇者。这真是个童话与罪恶共舞的充满矛盾的比喻,却也正是“哈利·霍勒警探”系列小说令人难于抗拒的魅力所在。

作者:清秋雨薇MOMO 来源:https://book.douban.com/review/8795317/

扩展阅读

《警察》/ [挪威] 尤·奈斯博 / 湖南文艺出版社

一名高大男子躺在国立医院重症病房,陷入昏迷,据说他掌握着奥斯陆贩毒集团的内幕消息。他的身份不能透露,他的名字讳莫如深,连病房门口全天候看守的警察都无权知道。然而,有人希望他永远不要醒来。

与此同时,奥斯陆出现了一个“警察杀手”。每一名遇害警察死亡的地点和日期,过去都曾发 生过命案,至今未破,而且死者都是当初负责侦办那些悬案的成员。这显然不是巧合。

这是当年凶手的复出重演,还是有人在惩罚办案不力的警察?哈利和他的伙伴们,能否像以前一样创造奇迹?然而他们浑然不觉,下一个遭残杀的人就在他们中间……

作者简介

尤·奈斯博,风靡全球的挪威作家,北欧犯罪小说天王,每一部作品几乎都是挪威图书畅销排行榜冠军。他拿过北欧几乎所有的犯罪小说大奖,包括玻璃钥匙奖、挪威史上最佳犯罪小说奖、书店业者大奖等,还获得英国国际匕首奖和美国爱伦·坡奖提名,作品被翻译成40种语言,在50多个国家出版,全球销量突破3300万册。

奈斯博曾是挪威知名的摇滚巨星,白天任职于金融业,利用晚上和周末时间演出。不久,他考得金融分析师执照,被挪威最大的证券公司高薪挖走。然而工作和乐团越来越难以兼顾,濒临崩溃的奈斯博决定休半年长假。他带着笔记本电脑,跳上飞机,前往澳大利亚,在那里写下了日后让自己声名大噪的“哈利·霍勒警探”系列的第一部。

奈斯博受到英美犯罪小说名家的一致推崇,迈克尔·康奈利称赞他是“我最喜欢的惊悚作家”。评论家普遍认为,奈斯博可与丹尼斯·勒翰、詹姆斯·艾尔罗伊、迈克尔·康奈利、伊恩·兰金、雷蒙德·钱德勒等名家相提并论,称他是“挪威犯罪书写的毕加索”;德国《明镜》周刊则赞他为“斯堪的纳维亚的奇迹”。他的读者族群广泛,涵盖纯文学、冷硬推理、黑色小说,以及通俗惊悚小说爱好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