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摘。低头觅容颜,一身是浮尘 | 邹近夫

最开始工作的前几个年头,你认为读书仍然是改变命运的途径,常常握笔冥思,理想在这时候仿若星辰闪闪发光。你也认为世上之所以有人功成名就,坚韧不拔的意志是一方面,而时机却往往是无可取代的条件之一。你还认为假以时日必定清鸣于云中,与其庸俗地混迹于人群,倒不如待到梅子青时把酒言欢。

可是后来,鼓噪而进的生活方式使你胆战心惊,入不敷出的薪水使你彻夜难眠。无论你如何尝试以雄健洒脱的笔势把字写得工整,依然是越写越苍劲,力破纸面的笔痕是现实在你心里撕裂的伤口,你看出市场根本不关注你的字迹,却更关注你是否会熟练地使用办公软件。接着,你用一目十行的阅读方式抚慰躁动不安的灵魂,可越读越空虚,既无法从书籍里获得充实感,也无法从字里行间闻得一缕清风,你领悟到决策能力并非以文雅的谈吐作为前提的,凡是有效的沟通恰恰是以位高权重作为基础的,你也明白了“言轻莫劝人”的道理。

理想并没有带给你实惠的东西。你开始怀疑读书,怀疑青梅煮酒,怀疑那百折不回的意志,甚至怀疑之前所有的信念。理想,清高,意志,但能拥有一点便足以让世人惊慌,更何况你同时兼备,教谁来和你青梅煮酒?慢慢地,你的生活圈子越缩越小,不过你很快就找到了应对策略,你把腕上的手表调慢了一分钟,以此放慢时间的脚步;你叹惜终南山的隐士传说,你感慨金子失去光泽,光阴似箭的年岁里,你认为自己只是缺少一个机会。但是你忘了这世上谁也扳不住罗盘上的指针,你忘了金子也要提炼加工,世间根本没人愿意花时间发掘你的内心,你也忘了机会是菩提树上的花,瓜熟蒂落时早已人老珠黄。

传说永远是传说,你不过是个凡人。作别昔日的云彩,你才发觉别人早已舍弃所谓的理想扎入到现实当中,你见识到别人如何用屈膝谄媚的方式捷足先登,你发现别人如何对财富狂追不舍,但是你还发现别人如何日夜兼程、不顾风雨。总之别人是活在现实里,而你活在梦里。归入泥土,争做凡人,自然也就多着一些机遇和变化,倘若碰壁,那不算,这不过是上天在考验你是否具备做凡人的本事,只要成功就会收获一些多于期望的报酬。你也知道这些不完全出自于机遇,也需要具备凡人精神,虽然不必凡到尘埃,但成功在河对面,那儿杀声震天,人仰马翻。于是你抓住现实的边沿,试图游过面前这条河流,然而底下仿佛有一锅滚烫的开水,你慢慢地把脚放进去,尝到了一种撕心裂肺的灼痛,但你不甘示弱,习惯了疼痛之后,你做出游泳的姿态,把头贴近水面,然后松开双手用力俯冲,不论肮脏与否。

终于有一天,你学得凡人一身本领,轻松自如地漂浮在现实的河流之上,也往里边倾倒了各式各样的欲望。一觉醒来,忽远忽近的欢呼使你对此深信不疑,尤其是被树立为榜样之后,你看着自己的模样,看着年轻的面容,想一想你也应该拥有这个资格。看得见的薪资在水涨船高,看不见的理想在节节败退。

排队上岸时听得掌声雷动,谁知身后惊涛拍岸,前方水泄不通。你一下子惊慌了,密不透风的人潮几乎把你淹没,来时的渡口又无踪可觅,你低头觅容颜,一身是浮尘。尽管有人和你说话,可说得都是同样的事情,有人和你同行,可走得是同样的方向,有人和你分享,可分享的都是同样的快乐。慢慢地,你感觉圈子变大了,但是世界却越缩越小了。

最终明白,原来生活才是那条灼人的河流,你从渡口下来,一直漂浮在河里,只是有一天,河水越流越慢,欲望掩住了去路。你开始怀念那个圈子很小、世界很大的时光,怀念握笔冥思、理想会发光的岁月,怀念读书,怀念写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